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山西头条

当前位置: 主页 > 更多 >

乔良将军:我们不应该跟着美国的节奏跳舞

时间:2020-05-03 10:4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乔良将军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已基本得到控制,各地正在紧锣密鼓推进复工复产。但不容忽视的是,全球疫情的蔓延以及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或将对中国产生巨大的二次冲击波。近期,美国在多个国家启动了撤侨行动,并呼吁所有在中国的美国公司全部撤离,特朗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乔良将军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已基本得到控制,各地正在紧锣密鼓推进复工复产。但不容忽视的是,全球疫情的蔓延以及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或将对中国产生巨大的二次“冲击波”。近期,美国在多个国家启动了撤侨行动,并呼吁所有在中国的美国公司全部撤离,特朗普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时签署了“台北法案”。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在美国这些异常行为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阴谋?此次疫情将对世界格局产生哪些重大影响?中美及两岸之间会否因此爆发冲突?在当前背景下,中国又该如何应对?本刊记者日前就这些热点问题电话采访了国防大学教授、著名军事专家乔良将军。

文| 本刊记者 魏东升 庄蕾

美国下先手棋防止他国对己不利

记者:近期,美国在多个国家启动撤侨行动,不仅如此,美军还启动了夏延山军事基地,征召百万预备役,并对在外美国公民和士兵发出警告。现实是,美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美国人留在外国显然比在本国更加安全,为何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启动撤侨呢?这些情况是否表明有舆论认为的“世界大战一触即发”真的并非空穴来风?

乔良:对于这个问题,我的看法刚好相反。美国是在疫情面前全面收缩的情况下做出的这些举措。美国是一个警惕性很高的国家,我认为,它的这些做法是及时出台的防范措施,重在防止有人趁机对美国“图谋不轨”。这听上去有点可笑,因为不可能有哪个国家在这个时候趁美国之危给他们找麻烦,当然不排除恐怖组织可能会做点什么,但是大部分国家都不可能有任何针对美国的落井下石举措。尽管可以肯定不会有人对美国下手,但美国仍然要防患于未然。

美国现在正处于疫情时刻,不是经济危机或者其他国内危机时刻,用对外战争是解决不了疫情问题的,也转移不了国内危机。何况美国现在四大军种全都中招,150多座基地染疫,四艘航母和一艘核潜艇趴窝,美国现在还能打什么仗?有人说要防它狗急跳墙,问题是它现在还有力气跳吗?再说,跳了又怎样?它能缓解美国的疫情吗?

有人说,今天的战争打的是高科技。美国拥有无可争议的高科技优势,所以,不能排除美国在大疫当下,仍能打一场不折不扣的高科技战争。这话听上去蛮有道理,甚至无可辩驳。但高科技最终也要落在制造业上。有高科技研发能力,并不等于有高科技实力,而高科技研发能力转化为高科技实力,这中间离不开一个最重要因素,就是制造业能力。也就是说,战争最后打的还是制造业。从美国制造业萎缩的现状看,今天它如果想对任何国家发动战争,基本上都是在吃其武器装备的存量,它的增量现在应该说越来越少。如果美国在制造业已经空心化的情况下,还想与制造业第一大国打仗,它拿什么打?它把存量打完了,没有后续增量怎么办?这才是美国人,包括看好美国的人,今天真正要担心的问题。

很多人看不到这一点,以为美国科技力量强大,就可以为所欲为。美国的科技力量确实强大,但是如果研发出来的东西不能大规模地转化为产品,实际上也就等于给自己发一个科技研发强国的奖牌而已,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比如这次美国在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方面,据说已经升级了6代设备,一代比一代精细。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美国的科技力量确实是先进,确实是强大,但是它能生产出多少这样的设备?能够满足美国人使用吗?就算检测设备很先进,医疗系统怎么样?把这些病人检测出来,如果没有足够的医疗设备,没有足够的呼吸机,还是解决不了问题,还是要眼睁睁看著成千上万的人死亡。

美国的美敦力公司这一次破天荒的把他们呼吸机的知识产权完全公开,让其他国家去生产,特别是让中国去生产。为什么?是因为它在这个问题上非常讲道义,非常讲人道吗?不否认有这样的可能,但更重要的是,美国人自己拿着知识产权却生产不出呼吸机。呼吸机的1,400多个零件,有1,100多个要在中国生产,包括最后总装。这就是美国今天的问题,有高科技,没有生产手段,没有生产能力,所以还得依赖中国的生产。

打仗同样是这样,今天打仗打得仍是制造业。有人说,今天打仗是系统的对抗,是芯片为王。没错,芯片确实在现代高技术战争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是芯片自己并不能打仗,芯片要安装在各种武器装备上,而各种武器装备首先就得有强大的制造业。有人说美国打赢了一战、二战,靠的就是强大的制造业。这话也没有错。但是美国今天还有打赢一战和二战时那样强大的制造业吗?从半个世纪前,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美国逐渐用美元从全球获利。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放弃了自己的中低端制造业,渐渐地使自己成为一个产业空心化的国家。如果世界太平、大家彼此相安无事的话,这没什么问题。美国印美元从全世界买产品,全世界为美国打工,这些都没问题。但是有了疫情,或是有了战争的时候,一个没有制造业的国家,还能算是一个强国吗?就算继续有高科技,继续有美元,而且还有美军,可是所有这些背后都需要制造业的支持。没有了制造业,谁支持你的高科技?谁支持你的美元?谁支持你的美军?

想明白这一点,中国下一步的应对就是继续保持、发展和提升自己的制造业,不光是要升级换代,还要保持传统制造业。不能全都升级换代,如果全都升级换代,腾笼换鸟,把传统制造业都丢掉,像美国今天这样需要大量口罩的时候,整个国家连一条完整的生产线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它应对疫情就不可能像中国这么迅速和有力。所以不要小看中低端制造业,不要把高端制造业看作是中国制造业发展的唯一目标。不能把看家的本事丢掉。

另外我们还要看到,中国这一次抗疫成功,除了政府出台的措施——起码可以说纠错补救的措施来得非常的及时有力,以及民众非常配合以外,还有一样东西,这样东西确实得益于美国,那就是互联网。网上支付、电商配送、快递服务这些东西其实都起源于美国,但是这些美国发明的东西,最后在哪儿发扬光大?在中国。中国显然在互联网以及物联网这方面,用互联网特别是电商云商系统服务于现代社会的生产和生活,可以说已经领先全球。虽然知识产权不在我们手里,根服务器也不在我们手里,但是并没妨碍我们把它运用得最好。

其中原因很多,很复杂。但是,这确实可以看出我们比其他国家更善于运用高科技、新技术,这是中国人的强大的学习能力带来的。我们应该继续发扬这方面的优势。除了举国体制的优势之外,我们还要发扬我们的学习优势,善于学习别人,然后把别人的东西学过来、应用好的优势。这些是我们将来应对可能发生的一切不测,包括再有新的疫情发生时,我们最主要的能力和优势,我们应该保持下去。

想与中国“脱钩”恢复本土制造业没那么容易

记者:有媒体报道称美国白宫国家经济会议主席库德洛呼吁在中国的美国公司全部撤离,并表示美国政府将对从中国搬回的费用给予100%报销。这是否意味着美国正在准备与中国“脱钩”,并逐步加快步伐?美国这么做对本土制造业提升是否能起到积极作用?他们鼓励本国企业撤离中国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

乔良:在我看来,发达国家想与中国“脱钩”、恢复本土制造业没那么容易。其两难困境在于,要想恢复制造业,就必须做好精神准备,要么与中国同甘共苦,同工同酬,让产品和劳动力与中国同价(否则产品就不会比中国制造更有竞争力),这样就等于放弃货币霸权和产品定价权,从食物链顶端走下来;要么就继续居于食物链的顶端,让就业者的收入继续高于中国7倍以上,从而使产品失去竞争力,企业无利润可赚。如果能做到前者,美国和西方等国就得甘心降为普通国家,特别是美国就得放弃继续做领导国家。如果做不到,那么美国和西方等国的制造业回归最终还是白日梦。

那种认为越南、菲律宾、孟加拉、印度等国都可能成为中国廉价劳动力替代国的说法,基本上是只算人口数量,但是想想看,以上各国哪一国有比中国更多的成熟工人?就算随着中国人收入的逐年增高,劳动力红利吃尽了,但中国近30年来培养了一亿多的本科生、大专生,又储备了多少中高端的人力资源?这部分人的能量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中还远远没有释放。所以让其他国家廉价劳动力替代中国制造,纯属一厢情愿。

至于有人说西方可以大量使用机器人完成制造业本土化,这种可能性不能说不存在,但是,如果真的用机器人来恢复美国或者西方其他国家包括日本的本土制造业的话,那如何解决另一个难题呢?另一个难题就是解决就业率的问题。大批机器人的使用,就意味着更多的劳动力失业。就业人口降下来了,美国政府怎么办?西方国家的政府怎么办?他们真的有财力把各个国家的失业大军白白地养活起来?可是不养活他们,谁还投票让你上台?显然特朗普和安倍在支持各自在华企业回归本土这件事上,并没有把问题想透彻想明白。

鼓励本国企业从中国撤回的目的是,西方国家已经意识到,制造业削弱导致国家实体经济空心化局面给他们带来的困境,他们都意识到了恢复制造业的重要性。但是有这种意识归意识,能不能做到是另一回事。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当意识到应该恢复制造业的时候,就能够做到恢复制造业吗?实际上非常难。

美国其实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就已经意识到了产业空心化的后果。今次大疫没有可满足民生的制造业之痛更加强烈,但恢复制造业谈何容易?企业家、工程师、熟练工在哪里?美国人力成本高于中国7倍,企业的利润如何产生?就算有政府减税和就业者自己自动消减一半的工资,也都是救急不救本的办法。因为税少了,美国财政收入就减少,如何维持强大的国力和军力?工资少了,非常时期可以,正常时期还可以吗?何况个人收入减半,消费也会减半,怎么拉动生产?生产上不去,GDP就会掉下来,还能保住世界老大的位置吗?这些问题特朗普讲上面那番话时,肯定没有过脑子。何况恢复了制造业就得卖产品,就会产生顺差,而美元霸权只能靠为全世界提供流动性,也就是必须接受逆差才能获得。因为别人如果不使用美元,就不会有美元霸权,所以美国也就必须接受逆差经济。

甘蔗没有两头甜,为别人提供流动性,就要买别人的产品。但是自己如果恢复了制造业,就不用买别人的产品了,这样一来流向别国的美元就少了,而别国间相互贸易,就还得寻找替代货币,如此还会有美元霸权吗?更重要的是,恢复制造业将严重损害美国金融资本集团的利益。华尔街能干吗?美联储能干吗?特朗普这做法,与前50年美国的历任总统的做法都不同,美国前50年历任总统都是在维护美元霸权,而特朗普现在要恢复制造业。美国这么颠覆性的一折腾,更大的可能性是实体搞不成,虚拟回不去。如此一来,帝国危矣。

我们需要考虑在战争与和平之间想办法做文章

记者:近期特朗普签署了“台北法案”,法案的签署时间正好是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时,他们选在此时插手台湾问题,干涉中国内政的动机何在?这对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将带来哪些影响?有舆论认为现在美国疫情严重无暇自顾,是解决台湾问题最佳时机,对此您怎么看?

乔良:眼下是不是解决台湾问题的最佳时机?首先要掂量的是,中国目前是不是正处在民族复兴进程的关键时点?这个时点中国面对的是现代世界从未有过的复杂局面,特别是美国全力压制中国的这样一种态势下,如果我们分身去解决台湾问题,有无可能顾此失彼,中断中国的复兴进程?其次,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相比,解决台湾问题是局部与整体的关系,还是不马上解决,民族复兴进程就无法推动下去?其三,台海会否开战,是取决于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搞多少动作,还是取决于中国的态度?取决于中国对国际局势以及对国内形势的判断(在我看来,对后者的判断甚至优于前者)?其四,台湾问题的本质是中美关系问题,还是仅仅是台海两岸关系?在中美之间的较量没有分出高下之前,台湾问题能不能彻底解决?如果现在就提前解决,中国要付出的代价是更大还是更小,对我国运的影响如何?

即便我们把上述问题想明白了,后面还会有一连串问题接踵而至,需要我们继续思考和回答:在美国虽身陷疫情和经济困境,但仍有军事实力直接或间接干预台海问题时,如果此时选择武统,是否会给美国联合西方世界封锁制裁中国以绝好借口,同时使其借机获得摆脱自身困境的机会?因为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很清楚,中国现在还是严重依赖海外资源和海外市场的。作为制造业国家,我们还不可能做到用自身的资源满足我们的制造业,并靠我们自己的市场消化自己的产品。所以在当下,如果我们以为这是收复台湾最好的机会的话,会不会正中美国以及一些不怀好意的国家的下怀?这些外部因素也是我们做决策时,必须充分掂量、通盘考虑的因素。

对中国人来说,完成统一大业无疑是正确的事,但如果在错误的时间做正确的事,仍然是一种错误。我们只能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别干那种一招不慎满盘皆输的傻事,更不能让我们这一代人成为中断中华民族复兴进程的历史罪人。在领土问题上,大多数国人还是传统的思维,说到底还是小农眷恋土地的情感意识。放大了说,就是把领土主权当成了国家主权的同义语、代名词,而未能真正理解现代国家主权的全部含义。

当今世界,经济主权、金融主权、网络主权、防卫主权、资源主权、粮食主权、投资主权、生物主权、文化主权、话语主权等关乎国家利益和生存的方方面面,无不是国家主权的一部分。千万不要以为只有领土主权关系到国家的核心利益,其他主权同样是重大的核心利益,甚至有时比领土主权更紧迫,更决定生死存亡。比如现下美国为挽救其自身经济,不惜超发数万亿货币,使你的外储被兑水稀释,用贸易战迫使你用实物产品换来的收益又被提高关税的方式打劫回去,使你的经济利益损失巨大,经济主权严重削弱,你却无力保护,无法应对。这时,你即使有力量保护领土完整,难道就以为万事大吉,可以不考虑其他同样重要甚至更为重要的主权问题了吗?谁这样认识问题,谁就不是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人。

我这么说,并非是说领土问题不重要,而是强调作为一个现代人,必须懂得国家的其他主权与领土完整同等重要,千万不要顾此失彼。更不能把领土问题强调到高于其他主权的程度而顾此伤彼。但同时我们也不得不考虑,如果眼下寻求战争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台独”问题完全可能越走越远,越演越烈,加上又有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支持,我们是不是就只能一筹莫展,无所作为呢?未必。遏制“台独”,除了战争选项,还需要有更多选项进入我们的思路和视野。我们完全可以在战与和之间的巨大灰色地带上想办法做文章,甚至可以考虑一些比较特殊的手段,比如说采取非战争军事行动的方式,既不开战,但又可能适度动用武力阻遏“台独”。

对此有些人会说,动用武力不就是开战吗?我觉得这是一种明显的误解。不妨回顾一下,美国当年炸中国驻南联盟使馆,美国对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进行斩首行动,你能说它是对中国或者是对伊朗开战吗?不是。但是不是动武呢?是。因为它动用了武力。用非战争军事行动解决问题,我们确实应该虚心地向美国人学习。办法总比问题多,问题有一个,解决的办法可能有十个。关键是我们如何选择最好的解决办法。

为什么会做出以上分析和判断?是因为在我看来,美国国会和政府这个时候推出“台北法案”,其用意并非要把中国逼上武统台湾的死角,而主要是美国的政府、国会、决策层在美国遇到麻烦,无论是面对疫情的麻烦、还是面对制造业匮乏的麻烦的情况下要摆脱自己的困境,又一时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所以它不能让中国“闲”着,它想让对手也跟着它一起手忙脚乱。所以它要不断地给你制造话题、制造麻烦,牵扯你的精力,分散你的应对方向,用这样的办法为自己获得喘息之机,获得修复的时间。同时这种分散你的精力、分散你的实力的做法,也等于是对你国力的削弱,对你前进步伐的阻碍,这就是美国眼下不断给中国添乱的主要意图。

至于对中国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认为虽然我们必须与狼共舞,但不应该跟着美国的节奏跳舞。我们要有自己的节奏,甚至要努力打破它的节奏,这样才会把它的影响压到最低限度。如果一直随着它的指挥棒旋转,就正中了它的圈套。我们不能让美国一个接一个给我们挖坑(“台北法案”就是给中国挖的最新的一个坑),我们一个接一个坑的往里跳。我们不跳坑,就是抵消它的影响。有些东西我们可以不理睬,有些东西我们可以换用美国人不喜欢的方式去理睬。现在其实都是美国人出题,我们答卷。我们就不能换换思路,由我们来出题,让美国人答卷吗?这些方式都是我们抵消美国对我们的影响的方式,包括抵消它用台湾问题来影响我们的方式。

美国政客的态度对两岸关系的影响,毫无疑问会使蔡英文当局欢欣鼓舞。但是台湾人包括蔡英文自己心里就真的不打鼓吗?美国人在多大程度上会兑现对台湾的承诺?美国人鼓励搞“台独”,但是真正到了“台独”受惩罚的时候,美国人真的会为台湾冒战争风险吗?美国国会早就有人讲了,决不会让我们的青年为台湾问题去流血(且不说美国人即使真的让他们年轻人为台湾问题流血,也未必能阻挡中国统一台湾的决心和能力)。如果美国人不为台湾流血,“台独”会怎么样?蔡英文当局会怎么样?在这一点上,我想蔡英文心里其实是有数的。所以她到今天为止,仍然不敢公开扯出“台独”的旗帜,只敢往前略走一小步,说台湾事实上本来就是一个国家。她只敢走到这里,也不敢再往前走。因为再往前走,激怒14亿人,这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来讲,都可能产生不可想象的灾难性后果。

中国在解决台湾问题上首先应该有战略定力,其次要有战略耐心。当然这个前提是,我们必须发展和保持随时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战略实力。

这次疫情是压垮这一轮全球化及其背后推手的最后一根稻草

记者:大家都在议论,此次疫情对世界的影响,直追一战、二战、苏联解体等这样级别的大事件,您如何看待这个说法?此次疫情将如何改变世界格局?

乔良:新冠肺炎疫情对于世界的影响,因为它是当下的事件,并且还在发酵中,因此我们可能把它看得比过往的重大事件要重,甚至把它和一战、二战、苏联解体这些大事件相提并论。我觉得这样的一个判断基本符合事实,基本不算夸大,但是背后的原因,却是大多数人没有看到的。

其实新冠病毒本身没有那么大的作用,起码到现在为止,它既没有一战、二战那么惨烈,也没能像苏联解体那样一夜间改变国际格局。因为人类面对疫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并不是所有的疫情都会带来如此巨大的改变。而任何改变,外因是诱发因素,内因才是决定性因素。这次疫情只不过是压垮这一轮全球化以及全球化背后推手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这个疫情出现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我们真的还会认为它能让美国如此狼狈,它会让欧洲如此狼狈吗?为什么疫情发生在今天,会让整个西方世界如此的狼狈?关键的不是疫情有多了不起,而是美国和西方今天都已经走过了鼎盛期,他们是在走下坡路的时候遇到的这场大疫。所以说疫情来了,哪怕只是一根稻草,也可能压垮这头走下坡路的骆驼。这才是最深层的原因。

西方国家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我们可以看一看,近半个世纪里,以美国领开先河,然后欧洲及西方国家纷纷跟进,走上虚拟经济道路,逐渐地放弃实体经济。这一趋势对于这些国家来讲,表面上看是发达国家获得不劳而获的好处,但实际上这也就掏空了他们自己的身体。这和当年古罗马在后期逐渐因为骄奢淫逸而走下坡路,最后导致帝国崩溃,实际上是同样的道理。

我认为疫情过后,美国和西方国家肯定会努力地修复自己。现在很多人仍然对美国和西方国家抱有信心,就是认为它有强大的纠错能力,但是在有充分的经济实力和充足信心的情况下纠错才是有可能的。过去美国人纠错,从来不抱怨别人。现在美国人自己纠不了错,开始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西方国家也跟着要“甩锅”给中国,甚至有些我们原来的友好国家,也跟着一哄而上。这其中根本的原因是,谁没有自我纠错的能力,谁就喜欢“甩锅”。他们幻想仅仅靠“甩锅”来恢复自身的经济,使自己得到修复,得到纠错,是根本不可能的。实际上,西方人通过这一次,应该反省的地方非常多,包括他们的制度体系、医疗体系、价值观体系,在遭遇这次疫情时,这些体系几乎全都束手无策,一筹莫展。原因是什么?如果连这个都想不通,仅靠把“锅”甩给中国就能解决问题吗?就像不能用战争去战胜疫情一样,也不可能用“甩锅”去纠正自身的错误。

我觉得西方在疫情过后最少要用十几个月到两年时间,去修复自己的经济,同时修复自己心灵的创伤。在这个过程中,所谓的向中国追责、索赔,这些都属于异想天开,最后都会在更严酷的疫后形势面前烟消云散。中国应该有足够的信心,只要自己能保持足够的强大,保持顽强的制造业能力,就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你。美国在强大的时候,全世界会因为艾滋病的源头是美国,最后导致艾滋病在全球蔓延向美国追责吗?人们更没有因为一战后期,美国参战的远征军把爆发于美国本土的流感带给了欧洲,最后却命名为西班牙流感,而向美国索赔。为什么没人向美国追责索赔?就是因为当时美国的强大。中国只要保持足够的强大并且越来越强大,就没人能够用所谓追责索赔的方式让中国趴下。中国自己应该有信心。

(本文发表于《紫荆》杂志2020年5月号)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